未分类

adc影院永久网址

听到王秀英的哭声,李龙跃终于长长地松了口气,他最担心的就是王秀英一直将悲痛压在心里,只要她能哭出来就能释放出那些负面的情绪,避免抑郁伤身。

只可惜李龙跃的这口气松得太快了些,王秀英哭过之后,却再次陷入自责中难以自拔。

她觉得是因为自己没能分出心思关怀老外婆,陪伴老外婆,才会令老外婆跟着老外公的脚步离开她。

虽然知道王秀英与外公外婆的感情非比寻常,可是看着王秀英整个人笼罩在悲伤之中无法自拔,李龙跃第一次对王秀英说了重话:“王秀英,你真让人失望!你看看你现在这是什么样子,你这是要让外公外婆死不瞑目吗?!”

不,她不能让他们死不瞑目!

李龙跃的这一句重话,终于让王秀英慢慢地缓过神来,虽然依旧悲伤却开始全情投入两位老人的丧事之中。

李龙跃知道王秀英只是以另外一种方式在惩罚自己,只要看她的小脸越来越瘦还有吃得还比猫要少,就能看到问题所在,只不过这个时候李龙跃也真的有些束手无策了。

就算他逼着王秀英吃,也要她能吃得下去才行,偏偏只要多吃两口,王秀英就能直接连原先吃下去的都给一起吐出来。

因为时值盛夏,因为租不到冰棺,就算花了大价钱从Y县肉联厂的冰库里买了许多冰,遗体还是无法长时间保存,因此第三天就让两位老人入土为安了。

京城的裴家是王秀英外婆的娘家,外婆骤然去世不但打了王秀英等人一个措手不及,也给裴家人奔丧带来难度,最后从京城赶来的人只人裴绍熙一人而已。

裴绍熙说到裴家老三裴珏的时候脸色有些难看,据说裴珏正准备带着家人去法国度假,所以无法前来送他的大姐最后一程,倒是让裴绍熙替他们带来五百元人民币作为丧仪。

至于裴家二房,裴绍熙连提都没提,不知其中还有什么故事,总之比裴珏更不如!

迷人甜美女孩粉系懵懂可人

面对一脸讪讪的裴绍熙,王秀英倒是很客气地对他点了点头,让林轩明安排裴绍熙住下,其他的任何话都没说,脸上却闪出一抹冷意,这抹冷意令裴绍熙不由地打了个寒战,心里为二叔、三叔以及家人点了支蜡。

经过九七年的金融风暴,无论是裴二那一房还是裴珏那一房都大不如前,这几年如果不是王秀英姐弟看在他们的外婆面子时不时拉他们一把,他们真以为还能有他们的好日子?

偏偏一个二个还自以为是,那就让他们看看得罪王秀英的后果吧!

这场丧事办完,王秀英瘦得已经脱了形。

王秀英的状态,不但李龙跃十分着急和担忧,王秀诚等人也十分着急,连不到十岁的李昊阳也十分担心,总是想方设法给王秀英投食。

可是王秀英能吃得进去的东西不多,水果就是其中之一。

已经成为清溪镇甚至Y县水果种植大户的蒋玉贵,得到消息立马给王秀英送来了自家果园里所有成熟可吃的瓜果。

这些年蒋玉贵与王秀英之间的关系看似并不亲密,事实上却不然,但凡京城的明溪山庄和诚优农庄有适全Y县这边种植的水果新品种,蒋玉贵的果园里马上就会出现这些新的果树苗,不用说是王秀英特地让人给蒋玉贵送来的。

收不收蒋玉贵树苗钱都在其次,重要的是王秀英这份提挈的心思。

经过几年的努力,蒋玉贵的果园里七、八月份成熟的瓜果相当丰富的,此时经过改良汁多而甜的水蜜桃、葡萄还有西瓜正是大量上市的高峰。

源源不断送来的新鲜瓜果,终于让王秀英略略开了胃,在李龙跃父子极力劝说拖拉下,居然顶着大太阳去蒋玉贵的果园走了一趟,着实让大家大大地松了口气。

只可惜好景不长,得到消息的王兴菊赶到果园看到正与木锦绣吃着瓜果说着话的王秀英,自然是好一番胡搅蛮缠,令好不容易提起些精神来的王秀英顿感意兴阑珊。

“没想到你居然比我奶还能闹,真是青出于蓝!”本就因为外公外婆同时去世而心情郁郁难平的王秀英冷冷地盯着骂得唾沫四溅的王兴菊,拉着听到动静带着儿子赶过来的李龙跃丢下这么一句话就扬长而去。

气得王兴菊在身后直跳脚,却被闻讯赶来的蒋有志给狠狠地打了一巴掌。

几年前蒋有志出的那场送货事故,最终让蒋有志失去了林氏商场货运队队长这个职务,让暴怒之下的蒋有志向王兴菊提出了离婚。

虽然蒋有志最终在儿女们的劝说下没有坚持与王兴菊离婚,却让蒋有志与王兴菊之间的感情大不如前,也让王兴菊从内心里对蒋有志生起了一种恐慌。

要是以前被蒋有志甩耳光,王兴菊绝对不会饶过蒋有志,现在么……呵呵呵,被蒋有志一巴掌上脸,虽然还是跳了两下,却再不敢与以前那样纠缠不休。

这人的人性啊,就是那么贱!

听到身后的巴掌声和嘎然而止的谩骂叫嚣,就算不回头王秀英也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心里不由地冷冷一笑,要是蒋有志早有这样魄力,王兴菊又何至于会青出于蓝?!

蒋家如何,王兴菊如何,王秀英还真不会再上心,从蒋玉贵的果园回来,王秀英终于决定去敬老院走一遭,俞珠妹还在那里养着呢!

她这次回来已经将近一周,待明天外公外婆过了头七,就该回京城去了,就算她和王秀诚可以耽搁,李龙跃却无法再在清溪镇耽搁下去了。

要不是这几年李龙跃一直没有什么休过假,这次也不能陪她在清溪镇这么久,再说京城还有个年近八十的李振海呢,虽然这些年看着身体挺棒的,到底年龄大了身边已经离不开人,总不能老是将老人丢给齐芳华一个人,再说齐芳华也是年近六十的人了!

“怎么瘦了怎么多?人都死了你伤心有什么用,又活不过来!”一眼看到瘦脱了形的王秀英,俞珠妹都皱着眉头唠唠叨叨。

俞珠妹这话虽然道理是没有错的,可这话被她这么一说,实在就很不中听了,到底还是念在她这话里含有几分对自己的关心,王秀英忍了忍终于没有怼上去。

“奶,你还没见过我家老二呢,是个女儿,小名叫咚咚。”王秀诚生怕再由着俞珠妹唠叨下去会引起王秀英心里生出更多的不快,赶紧一手抱着大儿子,一手牵着抱着小女儿的宁含颖走上前来。

俞珠妹只扫了眼宁含颖怀里粉雕玉琢般的重孙女,就将目光集中到了王秀诚抱着的重孙子身上,眼中难得露出几分慈和:“凑近些让我看看我的宝贝重孙孙!”

重男轻女的思想在俞珠妹的心里根深蒂固,王秀英睨了俞珠妹一眼,怜惜地轻轻摸了摸咚咚的小脸,什么话都没说。

宁含颖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虽然心里也很不舒服,面上却一直挂着笑容,对上王秀英抱歉的目光,坦然一笑。

王秀英那么优秀,在俞珠妹的心里也远远比不上王秀诚,俞珠妹看不上自己手上这个小不点再正常不过的事,这样一想宁含颖的心里就更坦然了。

一行人在敬老院待的时间不长,与照顾俞珠妹的护工交流了几句,就去了傅玉虎的办公室。

原本照顾俞珠妹的孙护工因为今年大儿子面临高考,小儿子面临中考,为了照顾两儿子,去年夏天的时候就向王秀英辞了工。

现在这位护工是由傅玉虎帮着找的,虽然没有孙护工那么细致,比起孙护工来却更强壮。

年过八十的俞珠妹已经不太能自己起床,身强体壮的护工比起细致的护工更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