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麻豆映画传媒angela

  与韩老夫人和陈氏说了会儿话,云川便被打发了去看八叔和十叔。出了后院,云川便遇上正往后院走的云朝。

   兄妹相见,自是惊喜。哪怕云川本就打算去辅国公府看妹妹的,但在自家遇上,还是很高兴。云朝也是见到一心记挂的长兄,便冲过来扑到云川的怀里,云川亦如从前一样,抱起妹子转了两圈,方笑道:“正说要去看你呢,鬼丫头竟自己来了。”

   云朝被他安稳的放下,携了他的手笑道:“可见我与大哥心有灵犀呢。”

   又仔细打量他,见他气色不错,心情看着也好,心里也喜欢:“大哥这是回来看望八叔和十叔的?见过伯祖父和伯祖母了吧?这是要往叔父们院里去?我前几天才刚来过,可惜两位叔父去城外与好友游玩去了,并未见着,也是想着后天便是春闱的日子了,因与舅舅们启程是同一天,我要去送舅舅们,怕不能过来,这才提前来看望,顺道送些东西来。大哥今天可回营里?”

   云川见她眉眼间俱是欢喜,心里也极高兴,又见她虽气色不错,却是瘦了,又觉得她高了些,想着不过才些许日子没见,疑心自己看错了,但到底怜惜,揉了揉她的头,道:“已经拜见过伯祖父和伯祖母他们了,正要去看八叔和十叔呢。你且先去见过伯祖母,回头一起来八叔他们院里说话。我瞧着朝儿竟瘦了,平时可得注意些饮食。独孤将军他们要回边关,我知你忙,可也不许不顾惜自己。”

   又看了云朝身后的白脂一眼,冷声道:“郡主任性,你们平时就要多劝着。若她身子差了,我便寻你们的不是。”

   不只白脂,就连翡翠和墨璞都心下一突,三人忙齐声应了:“是,将军,我们平时定会劝着郡主的。”

   云朝笑道:“大哥也真是,别吓她们啦,我哪里有不注意身体了?又不是不知道我最是个爱吃的。我也不是瘦了,只是正长身体呢,这才显瘦了些。大哥就没觉着我又高了么?大哥且先去八叔和小十叔那里,我自去见伯祖母和伯娘,回头一处说话。”

   自上回她过生辰,云川与她就再未见,不只云川想她,云朝也很想大哥的,只上回人多,兄妹两也未能好生一处说话,两人都觉得有很多话要讲,云朝又最与云川亲近,恨不得这会儿便随他一道往叔父们的院里去呢,只也知道,她这会儿不比先前住在燕家的时候,不能失礼,只得依依不舍的告别。

   倒看的云川好笑,斥道:“一会儿就见着了,又做怪样。快去。哥哥待你来说话。”

   云朝这才应下,看着云川过去。等云川转过墙角不见了,翡翠才拍了拍胸,道:“燕将军这也太吓人了些,板起脸的时候,倒跟飞将军一样吓人呢。刚他一冷脸斥责我们,我竟有种透不过气的感觉。”

   云朝笑道:“大哥可与哥哥不一样,大阳是多阳光俊朗的人啊,你们是不是看岔了?”

   双瞳剪水文艺女青年清纯美拍

   说的翡翠忍不住翻了她个白眼:“也只郡主不觉得燕将军吓人,反说他俊朗了。”能在军中混的如鱼得水,十八岁就升了五品正职的,那能是个由里而外阳光明媚的主么?

   云朝回了个白眼:“你那什么眼神!难不成大哥不俊朗?”

   翡翠觉得,跟一个极其护短的人说她最喜欢的兄弟姐妹不好,自己纯是有病呢,因此只不作声。面上却是一脸“我尊重你的看法,便你不能左右我的观点”的表情。噎的云朝把一肚子反驳的话,都自己给咽了下去。

   因听说云朝过来,大伯娘陈氏已在廊下守着,云朝见了欲行礼,亦叫她拦了:“可别多礼,快进屋里,你伯祖母正等着呢。”

   进了屋,云朝行礼,韩老夫人也侧身让了,笑着招呼她在自己身边坐了:“想你也忙着呢,倒又跑这一趟,是惦记你八叔十叔吧?放心,你大伯娘早就把他们的东西准备好了。就是吃的,都是你大伯娘和你大嫂亲自准备的食材,你大伯娘还说了,明儿她和你大嫂亲自下厨给准备吃食,不会委屈了你八叔十叔的。”

   云朝笑道:“知道大伯娘和大嫂最仔细,再则大堂兄之前也进过考场,大嫂怕也有经验了,哪里用我担心呢?我只是心里记挂着,这才过来瞧瞧。因后天正是舅舅们启程的日子,我怕是不能过来,今儿得闲,这才来了。”

   又问怎未见着玉林,陈氏笑道:“她有小姐妹过生辰,请她去玩了,怕是要午后方能回。”

   云朝把带过来的东西,尤其是大包的牛肉干,让白脂送了上来:“这里有些应急的药丸,我特地从太医院讨来的,回头让八叔和小十叔还有大堂兄进考场的时候带着,有备无患。再有这些肉干,能存放好些日子呢,压饿又有营养,考场里吃这个最好,回头叔父和堂兄进场,也让他们各带上一盒。”

   又指着另一个小箱笼道:“如今春寒料峭,别看白天不显,晚上却是冷的,这里头是三套披风,我特地找出来的最好的皮子做的,回头也叫他们带进考场里,晚上压在被上子,不至于受了寒。”

   此外她还准备了三个小炉子,很是精巧,因是她特意设计了让将作监的匠人做出来的,不比外头买的东西,用起来十分方便,也是给两位叔父和堂兄进考场用的。

   再就是参片和些提神醒脑的茶叶什么的。

   这些都是最实用不过的东西,因有自己儿子的份,陈氏瞧了更是高兴:“你这孩子,年纪不大,却是面面俱到,我和你大嫂虽也准备了,到底不比你拿来的这些,倒让你费心了。”

   云朝笑道:“我只盼着叔父们和大堂兄都高中呢。回头高中,也算是有我的功劳了。说起来,回去后祖父也得夸我不是?”

   因上回她就说过要回盱城县的事,韩老夫人和陈氏听了也不奇怪,陈氏笑道:“便是你不准备这些,你祖父也只觉得你是他最得意的孙女儿。”

   云朝急着想见到小十叔,又想与大哥说话,陪着伯祖母婆媳闲说了几句,便告辞去了前头跨院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