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麻豆传媒操妈妈屁眼

   少司命皱眉,微微一咬下唇,眼眸暗沉下来。

   千语冰怔在那里,好半响才回神,叹口气。

   “云莫流年是谁?”蓝蓝疑惑不已,貌似他们光明顶没有这个人吧。

   不过她觉得这肯定是一个女人。

   什么样的女人,能让左唯放弃其他的一切好处,独独要她呢?

   绝代佳人?比少司命,千语冰,般若禅她们还要倾城?

   不能吧!

   太多人疑惑了!

   也只有六重天的一些知情人神情晦涩,满是感慨。

   祖元风皱眉,眼中闪烁暗光,最后摇头,道:“这个我做不到,她的事情轮不到我们管。”

   做不到?!!!

   额?

   花开芳菲纯净白纱极致迷人

   云莫流年到底是谁?

   左唯神色暗淡下来,一手扶额,轻轻叹出一口气,真的有那么难么?云莫流年,你到底是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天芒?这是怎么样一个称号,让你拥有如此地位。

   “无名,你跟她是什么关系?”梵雨秋忽然问道。

   关系?左唯恍惚了下,然后坚定眼眸,道:“很重要的人...跟亲人一样”

   亲人...这已经是很重的关系了。

   几个神王神情晦涩。他们对于云莫流年的事情也知道不多,也没去主动探索过信息,自然不知道云莫流年以前跟左唯的关系,若是知道,从一开始,他们必定会关注左唯。

   无关任何天赋实力。

   “若是你想见她,今后还是有机会的,你当前要做的便是努力”祖元风语重心长得说道,就要转移话题...

   不过蓦然,空气中飘来一句轻轻冷寂的声音。

   “你就那么喜欢她?”

   就像是回荡在空旷领域内的回音。

   所有人都看向少司命。

   左唯盯着她,皱皱眉头,缓缓道:“她是一个好姑娘...“

   尼玛,这问题她没法回答啊。好多人的眼神刺过来,芒刺在背,但是说不喜欢也不行.....

   “所以你喜欢她?”少司命是冷淡的,她的话时常不轻不重,但是很给人压迫感。

   而左唯此刻对视着少司命,别人又那么安静,便是形成一种暧暧昧昧的感觉。

   下一秒。抚摸了下眉心,她瞪着少司命。弱弱吐出一句:“少司命,你中邪了?”

   好吧,所有的暧昧都在左唯这张嘴巴下面瓦解无形。

   魅罗噗嗤笑了。

   她能说太给力了么?

   少司命瞥了左唯一眼,真真风情万种,抛出一句优柔淡漠的话。

   “晚上来找我....”

   额,这话很有歧义啊~~~很多人都竖起了耳朵!

   “做什么?”

   最让人纠结的是左唯还一脸疑惑得问出这句话。

   坑爹啊,这厮是所有男人的公敌!

   少司命略微侧头,眉眼冷清,“你以为是做什么?”

   “我带你去见她”

   “额!”

   左唯震惊,几个神王也愣了。看着少司命,祖元风皱眉,“少司命,你这样....”

   左唯也看出来了,云莫流年的事情非同小可。或者已经牵扯到了光明顶的最高机密,而少司命此举,无疑是有很大难度的。

   或者,她需要付出一些代价。

   微咬下唇,左唯眼睫毛微微一眨,道:“不用了”

   嗯?少司命看向左唯,不冷不热得道:“你不是很想看见她么?”

   左唯一耸肩,“算了...免得让你为难..”

   顿了下,她笑笑,“你一为难,我就麻烦了...”

   这本是玩笑话,不过确实她们两人以前的相处模式,一个下属,一个上司。

   到现在为止,左唯还是留有这样的习惯。

   很显然,她还是很重视少司命的。

   或者是...惺惺相惜。

   少司命眸光微微闪动,潋滟了几分,起身,微微勾唇一笑,“无妨,你想看就行,一切我担着”。

   说完,便是化为一缕黑烟,消散在空气中。

   左唯:“.....”

   其他人:“....”

   小太岁眨巴下嘴巴,扯扯云罗的袖子,小心翼翼道:“为什么我觉得少司命对左唯很好很好超级好的样子!”

   尼玛,要知道他当年第一次看见少司命的时候,觉得这个女人美则美矣,但是太冷,冷酷到了骨子里,不过他当时已经是军主了,少司命那时候也没怎么强,所以还是不怎么忌惮她的,直到后来...

   看到无数人阵亡惨死在少司命风轻云淡之下,甚至包括那些爱慕她的人,也都前仆后继得了无声息,重伤退去。

   他便是知道,光明顶内最不能招惹的人里面,少司命绝对排在前三。

   而能让少司命赏脸给一个眼神的人在光明顶都很少,何况是让她真心相待,还特么态度那么好...

   他也只有一个念头,少司命,你这是中邪了?

   嗯?

   云罗瘪瘪嘴,叹息道:“不是你觉得这样子,而是确实是这样子!”

   在他们看来,少司命对左唯真真是好到不行了,只是两个当事人好像没什么感觉。

   难道是jq太久了,他们习惯了?

   这边暂且不提,祖元风也不希望这些事情让神殿的这些人知道太多,便是咳嗽了下,道:“好了,现在你们来接受奖励吧!”

   虽然说在五界大比里面,左唯已经登顶,但是也不是她一个人的舞台,你一人吃肉,别人总要喝汤的吧!

   榜眼探花什么的,站出来秀一秀!

   十强神马的,走出来遛一遛!

   前三十六强的,都得站出来!

   而百强以内的,站在外围。

   人数乍然一看不多,但是就这么一堆,就汇聚了宇宙内的最强天才团体。

   天赋水平高着里!

   左唯站在最前面。

   光之子站在她后面,此刻心情最复杂的也只有他了,不过光之子就是光之子。此刻的他依旧维持着镇定。

   旁侧的千语冰没有看他,只是盯着左唯的背影,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随着诸人站定,石碑的光芒汇聚。

   一个个人的名字显露出来!

   上下排位分明!

   无名,光之子,千语冰,零叁。般若禅.....一个个名字下去。

   强弱分明,地位分明。

   这种分明。对于光之子而言,以前是习以为常的荣耀,现在却是折磨他的刽子刀!一刀一刀割在心口上。

   他却不能显露分毫难受,还得戴着温和有礼的面具,彰显他的从容风度。

   或者这才是他跟左唯的最大区别。

   明明是以真正的身份或者,他却活得不似自己。

   而左唯以伪装者的身份活着,却那样真,那样灵活。

   再者,光之子聪慧深沉无比,看似不在乎名利。却活脱脱看不透名利。

   左唯展现得野心昭然,毫不遮掩,却是真真不在意名利。

   “还真是有意思的差别...”娑罗倾思注目两人的背影,一边轻轻按在自己的胸口上。

   五界大比,终于结束了。她的心口却多了一个疤痕。

   郝连祈雨目光流转在身边,身前的诸多人的身上,她带给了别人梦,然而,她此刻却觉得这一刻才真真是梦。

   他们这些命运不同,来自位面也不同的人,终究因为一场大比而交织命运。

   未来,还会不会有其他交叉点?

   谁知道呢!

   梦与真实都能颠倒,人生何尝不是。

   ——————————-

   随着名字全部展露。

   石碑光芒大放,恢弘苍茫的气息,天空五彩紫霞笼罩,一片绚烂,刺目耀眼,给人极度神圣之感。

   气运,这是来自宇宙核心的气运。

   玄而又玄,摸不着握不住,却是真真切切影响着每个人的命运轨迹。

   “看,上面的名字,颜色变了!”

   名字本身烙印在石碑之上,灰底黑字。

   此刻却是转变了颜色,有些变红,有些变红,有些转青,有些转蓝,有些变...

   红、橙、黄、绿、青、蓝、紫....

   从下而上!

   最上面,光之子是紫色。

   千语冰淡紫色。

   零叁深蓝。

   而左唯.....还未显露!

   诸人都提起了心眼,祖元风等人也有些着急,什么情况,理应显露最高等级紫色的啊!

   如何能不显露?

   难道...天地不想馈赠左唯气运?

   哈迪斯等人眼睛亮起....光之子眼睛眯起,瞥了左唯的背影一眼。

   天地不会馈赠?

   若是如此....

   就在光之子对此抱有希望的时候。

   左唯的黑色文字褪去了黑色。

   犹如剥离了浮华,显露光辉。

   如月似金的颜色显露出来。

   ——银色!

   “混沌银!!!”洪荒惊诧得喊出来!

   “这不是在远古也是传说中的气运啊!传说只存在原始秘典记录里面的气运!”

   祖元风等人哗然站起,极为激动。

   喜怒不形于色?放屁!遇上左唯,他们一天鸡冻无数次了!

   不鸡冻不行啊,这熊孩子太给力了!

   “混沌银!”光之子面色铁青!

   他如何不知道这种气运的可怕,只通过典籍上的寥寥数语介绍便知道其中的可怕。

   有了这种气运相助,未来左唯的实力必然远超于她。

   他要追,太难!

   但是....光之子握握拳头,眼眸森冷。

   他不会放弃的.....

   哈迪斯等人双腿一软,虽然被打击习惯了,但是屡屡重复,那攻击力就是叠加的!

   众人喧哗一片,虽然他们大多数人都分不清其中的差距,但是一看石碑,颜色分明,真真是极为分明!

   气运理应也是差距甚大的吧!

   “气运之差也是极大啊!”

   “我们现在哪里能看出来啊,就看以后他们各自的发展就知道了....”

   虽然是这么说,还是有好些人兴奋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