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香蕉视频app网站观看高清频道

谢谢不肯嫁春风、执画伱笑颜、北方海溟、22怡、反反復複的打赏和粉红票。

***

晚上关文把李欣搂在怀里,跟她商量铺子里的事情。

“我今儿问了韦兄弟,他打算三年后再考。韦家底子薄,给阿妹的嫁妆怕是韦大娘跟韦兄弟都不会动。”关文轻声说:“韦兄弟平日里也要去学塾继续念书的,虽说有朝廷给的廪米,日子到底还是有些磕磕巴巴,靠着卖字画,给人写书信能赚多少钱?”

李欣侧身偎进关文怀里,轻轻打了个哈欠道:“那你是怎么打算?想怎么帮他?”

关文跟她提这个事儿肯定就是有心想拉自己妹妹妹夫一把,李欣当然也不会去拦着。

关文伸手摩挲着她后腰上的肉,微微喘了喘气说:“四弟是个机灵人,要是一直让他做账有些大材小用。韦兄弟好歹是书生,算术这一块儿应该难不住他。与其让他隔三岔五地去摆摊给人写书信或者卖字画,还不如来铺子里帮我算账。四弟还可以帮我去跑跑别的生意。”

李欣想了想觉得这法子可行,便点了点头,伸手捏了捏关文腰上的肉:“说事儿就说事儿,动手动脚的。”

关文轻笑一声,在她耳边说:“这事儿不就说完了……接下来该办事儿了。”

李欣“呀”一声,关文已经俯身覆在了她身上,手在她身上游曳,湿热的气息喷在她脖颈间。燥热顿时攀附上身体来。李欣不禁吟哦一声,伸手揽住关文的脖子,配合着他的动作随他起舞。

双腿盘在了他劲瘦的腰上,关文下胯一沉。深入她身体深处,手搂住她的后颈印上她的唇深吻着,把她的呻

吟尽数吞下。巨大的昂扬不断挺进撤出,李欣额上已经渗出了汗,浑身都没了力气,只能靠在关文身上随他动作。

也不知过了多久,关文终于嘶吼一声,死死抵住李欣,然后趴在李欣身上。手搂住她的腰听着两人的喘息声。

可爱的小姑娘

李欣拍了他一下,恼怒地说:“本来都要睡着了……”

关文挑了挑眉:“我这么卖力,你也能睡得着?”

李欣不理他,明明刚才说事情的时候她就昏昏欲睡地连打了好几个哈欠,关文偏还这样。

浑身湿腻腻的。李欣推了推他,让他去拧了帕子来收拾一下。关文轻声应了,却又不起身。

关文捏了捏他的脸:“赶紧去呀。”

“慌什么。”关文凑上去又亲了下她嘴角,说:“等会儿再去。”

李欣还没反应过来,关文便又搂住了她的腰,把她抱了起来,两人颠倒了下位置,他躺着,她跨坐在了他腰上。

李欣顿时红了脸……他那玩意儿还在她身体里!

关文轻抚着李欣的大腿。她本来身上就没力气,这般坐在关文身上让她很不适应,顿时趴伏在了关文的胸膛上,就着他胸前的红茱萸就咬了下去。

说是咬,其实跟挠痒痒似的,关文配合地“嘶”了一声。伸手从李欣后颈沿着背脊,一直摸到尾椎骨那儿,再往左右摸去便是白白嫩嫩的臀了。

李欣脸色绯红,额头抵着关文前胸说:“你今儿还真是高兴,也不嫌累……”

“跟你在一块儿怎么会累?”关文轻轻捞了捞李欣的臀,胯下动了一下,李欣立马娇喘吁吁:“别动……”

关文闷笑一声,额上也都是汗,“我不动,你动。”

李欣绯红着脸瞪着他:“我也不动。”

“那就我动。”

关文不由分说地双手钳制住李欣的腰,胯下也配合着动作,有节奏地时挺时沉。李欣克制不住地呻

吟出声,高昂了头,及腰的长发勾勒着白皙的身体,怎么看都是无与伦比的诱惑,刺激着关文的感官,胯下更加卖力……

云收雨歇,李欣已经控制不住地睡熟了。关文平复了呼吸,方才起身披了衣裳打了一盆水来,拧干了帕子给自己和李欣收拾了一番,这才又躺到李欣身边,伸手把她给抱在了怀里。

今晚他是有些激狂了,但他心情确实很好。家人都在一起,爷爷也那么开心。日子越过越好,他又接了单大生意,铺子开始赚大份的银子了。

他以前说过,要给欣儿优渥的生活,如今正在朝这条路上前行着,虽然现在他赚得还是没有媳妇儿赚得多,但是假以时日,他一定能让媳妇儿过上他许诺给她的日子的。

关文抱紧了她,也笑着睡了。

第二天李欣起晚了,等她睡醒的时候关文早就回镇上去了。

小碧红着脸来叫她起床,说:“关大哥说,让这时候叫你起来,怕你饿着了……”

李欣双腿酸疼,但好在下边儿是清爽的,想来是关文帮她清理过了。

见小碧一副不自在的模样,李欣脸皮也薄,微微红了脸应了声,让小碧先去忙,她穿好衣裳就下来。

小碧忙应声下楼去了。

吃过早饭,李欣便托人去跟李二郎报信,让他准备准备往镇上去看铺子。

隔了一天关文回来,跟李欣说,铺子已经租下来了,签了三年的契,预付半年的租金。他用自己的名义租下来的,好歹在码头那一块儿他还是有些人脉,钱也是他垫付的。

李欣点点头,铺子是谁租的倒是不要紧,关键是得有人罩着。关文既然出面租了铺子,想必跟周围的人都打了招呼的。

第二日李欣跟关文一起去了镇上,李二郎和江氏也到了镇上关文的铺子里,等关文忙活完一些皮毛归库的事儿之后便带了他们往码头上去。

码头那边儿一直便是热闹非凡,三教九流的人都聚集在一块儿,市井繁荣自不必说。

李欣和李二郎看了看铺子。这边儿的热闹自然没有码头那边儿厉害,但也是人来人往,不愁没客源。且铺子左边儿是个熟食铺,右边儿是个麻油馆。香味阵阵飘来,卖的不是同一样东西,也不存在多少竞争的问题。一家生意好少不得也要带动另一家。

铺面的确小,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前边儿是铺面,后边儿是个小院子,相对着的两间屋子,院中还有一口水井。

江氏很喜欢,连声对李欣和关文道谢。李二郎搔着头说:“这地方挺好的。文哥,姐说你帮租下来的,租金多少?”

关文笑着拿了租赁契约出来,给李二郎看,道:“租金预付了半年。以我的名义租下来的,你只管做你的生意,三年内都没问题。租金的事儿等你赚了钱再给我,前期做生意势必要投钱进去,你先自个儿留着周转。”

李二郎看向李欣,见李欣点头,便也不客气,跟关文道了谢,便跟江氏开始商量怎么摆摊儿怎么做饭菜。

灶台还要找人砌起来。大锅还得去寻人打,铁拐子的手艺不错,李欣给李二郎推荐了他。

至于摆摊儿的摊子李欣跟江氏细说了一番,江氏频频点头,望着李欣的眼里满是崇敬。

李欣不大好意思,对江氏道:“既然是卖吃的东西。那卫生方面一定要注意,味道坏了的不新鲜的可千万不能给人吃。最近几天你多去附近打探打探,看看哪儿有卖肉啊菜啊的地方,最好能跟人说好按时按量供应。价钱方面你也自己去谈。”

江氏点头道:“知道了姐。”

李二郎和江氏便在这边儿住了下来,准备开铺子。九儿留在了李家村,毕竟这边儿他们也乱,没多余时间照顾小娃子。

李欣在镇上待了一天便回去了,临走前去种子铺子问了有些什么花种。

看种子的过程中,李欣发现了好些香料。

种子铺子的老板说这是从西域进来的,但搁在这儿也不好卖,大家也涂个新鲜,不知道是怎么用的。

价格有些高,李欣还是给买了下来,嘱咐老板要是还有帮她留着些。

这些东西添进麻辣烫里边儿,那味道绝对更香。

麻辣烫的配方李欣还没有交给江氏,要等到李二郎铺子的前期工作做完了以后才说到这一层。

回了荷花村,李欣一边看忙着让关武和冯德发捞鱼,一边开始大量起捞莲藕。

走前关文特意嘱咐了,还是要给薛记的食肆“小肆”运一批藕去,毕竟最初时藕种也是薛谦提供的。

这一场忙过后李欣数了数,藕和鱼加在一起,总共卖了两百一十六两银子。其中自然是藕占了大头,薛谦的小肆和其他酒楼合在一起便买了一百七十多两,再加上鱼的四十两,对她而言也算是大丰收了。

李欣留了一些藕没卖,仍旧在荷塘里养着,起了一些出来给自己娘家送去,一些给关文送去,让他给镇上的关氏、阿秀、阿妹还有关全夫妻捎去,也留了一部分托人捎去了平沙县的荷记面馆。剩下的还有许多,拿些自己家吃,拿些给李二郎送去。

麻辣烫中的菜品要是少了藕,那可就不好吃了。

李欣给长工们每人发了一两银子,说是谢他们这段时期的辛劳。冯德发和关武每人各得了十两银子,当然是暗地里给的。

六个长工都高兴地不行,其中有一个长工名叫二狗子的对李欣说:“主家还要不要请长工?俺家里还有个弟娃子,脑子不大灵光,但力气大得很,也听话……”

李欣给的待遇好,做她家的长工工钱不少,时时还有赏钱。二狗子的弟弟脑子是懵的,在家里也是白吃饭,要是能也做了长工,那以后他衣食也有个保证。

二狗子很忐忑地等着李欣的答复。

因他这话,李欣想要再多请几个长工的心思又活泛了起来。